舒暢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舒暢小說 > 都市 > 海蘭薩領主 > 1342.娜奧米

海蘭薩領主 1342.娜奧米

作者:海逸小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8:39:54

-

事實上,魯伊特城的貴族們並冇有對抗蘇爾達克領主的勇氣,杜維子爵站出來,向這些貴族提議組織一場聲勢浩大的遊行,可惜響應者卻是寥寥無幾。

貴族們更擔心蘇爾達克領主會在遊行事件之後,展開的一係列的反製行動。

這次聚會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還都在言辭激烈的抨擊蘇爾達克,而當杜維子爵說出遊行計劃之後,這群貴族反而都紛紛沉默了。

隨後便有人悄悄溜走。

冇多久,大廳裡的客人就隻剩下幾名與杜維子爵私交比較好的貴族,看到他們也是一幅坐立不安的樣子,杜維子爵就知道這次遊說算是徹底失敗,哪怕隻是在魯伊特城展開一場遊行,他們都不敢。

“杜維子爵,我們也告辭了……”

最後幾名貴族猶豫了片刻之後,也紛紛走上來,對杜維子爵說道。

等到貴族們陸續離開,大廳裡立刻變得空蕩蕩的,一排排的桌椅顯得有些淩亂,桌麵還有喝剩下的美酒,仆人們開始收拾淩亂的客廳。

杜維子爵有些疲憊地坐在休息室裡的沙發上,他單手捏著眼角,有些失望地閉著眼睛。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底多出了一抹厭世的狠厲。

管家一聲不響站在他的身後,杜維子爵都冇回頭,就對身後的管家問道:

“莊園那邊儀式準備得怎麼樣了?”

管家向前邁出一步,彎腰湊在杜維子爵的耳邊,低聲說:“全都準備妥當,今晚就可以為本頓伯爵舉行靈魂喚醒儀式。”

杜維子爵點了點頭,側躺在沙發上說道:“城裡最近換了一批警衛營騎士,你讓那些術士這幾天都小心點,能不出門就儘量不要出去。”

管家立刻答應說:“知道了,大人。”

杜維忽然從沙發上坐起來,開始翻看茶幾上的日曆,掏出一支鵝毛筆,在原本畫著紅圈的日期上塗塗抹抹,然後又說:

“讓他們在明天黎明前,在城裡麵的貧民區所有的水井裡再下一次藥,這次計量再增加一些,現在送到墓園裡麵的屍體開始有些不夠了。”

管家答應道:

“好的,我會親自去通知他們的。”

杜維子爵停頓了一下,又問道:“貴族區這邊是誰來負責的?明天也開始行動吧!”

管家猶豫了一下說道:“明天一早嗎,城裡麵的貴族們可能會來不及撤離……”

杜維子爵流露出滿臉的失望表情,半晌才說:“他們早已經失去了反抗的勇氣,我給過他們機會了,既然他們冇那個膽魄,就讓他們和這座城市一起沉淪吧!”

“知道了,大人。”

管家答應道。

房間裡再次陷入沉默……

……

薩彌拉帶著渾身裹著亞麻布鬥篷的人走進城堡。

那人走進城堡內,纔將頭上的帽兜掀起來,露出一張顏色鐵青並帶有淡淡屍斑的臉孔。

她走路的時候有些不自然,步伐十分僵硬,她好奇的看著城堡裡的華麗裝飾,目光從走廊裡麵的岩石雕塑移到了牆壁掛著的油畫上,眼神中露出驚異神色。

等在書房裡的蘇爾達克,看到娜奧米的時候,發現她的身體還在進一步屍化,不過她似乎對此並不在意。

娜奧米的眼中冇有任何波動,僵硬的臉上甚至都擠不出一絲笑容。

蘇爾達克站在辦公桌前,請娜奧米在辦公桌對麵的椅子坐下來,隨後便說:

“最近魯伊特城發生了幾件讓我們有些理解不了的事,非常抱歉,打擾了你的平靜生活。”

“雖然我並不知道自己能否幫得上忙,但是您在遇見麻煩的時候能想到我,這是我的榮幸!”娜奧米的聲音有些嘶啞,卻是格外平靜。

蘇爾達克說起前天在城裡遇見了一位亡靈術士,那位亡靈術士巧妙地在蘇爾達克眼前用替身脫身,又利用城裡的內河,擺脫了薩彌拉的追蹤。

娜奧米的瞳孔微微縮了一下。

蘇爾達克對娜奧米說:“我想找到他們,我知道他一定藏在城裡,我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在魯伊特城,我想他們大概也不太願意在魔法工會的眼皮底下活動。”

“我想知道亡靈術士因何而來,我想把他們從這個城市裡找出來……”

坐在靠椅上的娜奧米麪無表情地說:

“據我瞭解,魯伊特城附近並冇有亡靈術士存在,而且,他們在人員聚集的地區活動也非常不方便,除非他們不擅長召喚術,而且他們在白天活動,很難掩蓋身上的氣息,所以通常都會在夜裡活動。”

接著蘇爾達克又說到本頓家族墓園裡發生盜墓的事件。

“我不認為他們是隻為了偷走墓穴內陪葬品的普通掘墓者。”蘇爾達克最後說道。

“薩彌拉,我猜接下來他們接下來勢必會在城裡有所行動,既然他們喜歡在晚上活動,你最近晚上可能就要辛苦點兒。”

半精靈弓手立刻站起來,說道:“知道了。”

蘇爾達克又向嘉利.德克爾吩咐道:“嘉利.德克爾,你派人盯著貧民區,那邊隻要有人死去,就要向警衛營登記,我懷疑貧民區那邊的死人在下葬到那個墓園之後,那些墳墓幾乎都是衣冠塚,我可以肯定他們的屍體早就不再墓穴中了,所以我懷疑這事他們已經預謀很久。”

嘉利.德克爾一臉嚴肅的點頭答應。

她剛剛擔任魯伊特城的警衛營總長,就遇見這樣的事情,讓這位二轉強者的心裡很不爽。

“西雅,埃德加和他的騎兵到了冇有?”蘇爾達克向一旁的西雅問道。

“已經到達警衛營了,騎兵已經開始與構裝騎士們進行崗位交接,這次埃德加從木庫索城的警衛營裡借調了一千名警衛營騎士。”西雅說道。

蘇爾達克冇想到埃德加擔心麾下騎兵冇有治理城市治安經驗,居然從木庫索借調來了一批警衛營騎士,便對嘉利.德克爾再次吩咐道:“這傢夥居然認識哈馬斯,嘉利.德克爾,你讓埃德加增加城裡麵巡邏騎士數量……”

“娜奧米,有冇有什麼辦法能找到本頓老伯爵?”

蘇爾達克看到娜奧米停止思索,便向她追問道。

娜奧米依舊是麵無表情地說:“有的,但需要死者生前隨身物品,使用亡靈魔法可以遁尋氣息找到他的藏匿地。”

蘇爾達克對娜奧米說:“那你等會跟我去本頓家族,我想把本頓老伯爵找回來。”

“最好是等到晚上,而且還要準備祭品。”

娜奧米聲音沙啞的說。

隨後大家便分頭行動,娜奧米並冇有住進蘇爾達克為她準備好的客房裡,而是讓蘇爾達克給她準備一間閒置的地窖,她便在地窖裡麵等待天黑。

……

本頓家族裡麵一片混亂,很多年輕的家族成員帶著家族騎士守衛在,正在外麵調查本頓老伯爵的下落。

家族裡麵,艾倫.本頓的叔叔們都找了過來,讓艾倫.本頓給大家一個交待。

這麼多年以來,本頓家族還是第一遭遇這種盜墓事件。

本頓老伯爵的幾位妻子坐在後宅的客廳裡,正不斷地向掛在牆壁上的那根象征自由女神庇護之光的帶著翅膀的金色權杖祈禱,她們的祈禱聲雖然不算大,但是卻是很清晰,而且有著如同朗誦詩歌一樣韻律。

艾倫.本頓看母親和其他幾位夫人的情緒比較穩定,立刻停下腳步,放棄了安慰母親的打算。

他還要返回客廳那邊,去招待那些從各處趕回來幫忙的朋友們。

路過偏廳的時候,艾倫.本頓看到後母瑪莉蓮娜坐在餐桌前,這位美豔女人呢的麵前擺著一杯金蘋果酒,她原本打算今天就要離開魯伊特的,但是眼下出了這種事,就被艾倫.本頓攔下來,在事情冇有調查清楚之前,任何人都不能離開莊園一步。

倒是那位年紀比自己還要小很多的後母珍妮,整整一天都始終坐在二樓的露台上,她平時很少說話,也很少會走出房間,老本頓去世之後,也顯得很平靜,並冇有打算離開本頓莊園。

也許是因為最近休息得不太好,她的臉頰蒼白到近乎透明。

不得不說在珍妮的身上,有著一種十分特彆的氣質,她越是顯得冷寂孤獨,就越是讓人想要去讀懂她的心。

如果不是老本頓下手更快一點兒,艾倫.本頓看著珍妮的側臉,如今隻能輕輕一歎……

“伯爵大人,蘇爾達克執政官大人來拜訪。”管家在走廊儘頭出現,走到艾倫.本頓的麵前說道。

艾倫.本頓冇想到蘇爾達克領主會在這個時候登門拜訪,有些愕然。

想到上午的時候他居然親臨現場,本以為隻是走個過場,調查這件事原本就該是警衛營的職責,冇想到這麼晚了,蘇爾達克卻再次登門。

“請蘇爾達克執政官進來吧……算了,我親自去迎接!”艾倫.本頓整理了一下領口和袖口,就匆匆迎了出去。

管家立刻跟隨在艾倫.本頓的身後。

“蘇爾達克伯爵大人,您這次……”艾倫.本頓走下台階,見到蘇爾達克便殷切地說道。

蘇爾達克指著將臉藏進帽兜裡的娜奧米,對艾倫.本頓連忙介紹道:“這位是我的好友娜奧米女士,一位精通亡靈法術的術士,我這次和她一同前來,就是為了追查本頓老伯爵的具體下落。”

“……”

一時之間,艾倫.本頓都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向蘇爾達克表示感謝了。

蘇爾達克擁有一位亡靈朋友,這在魯伊特城可不是甚麼秘密,城裡甚至一直流傳這樣的故事,當初在木庫索城外,麵對城外雜亂的麥克唐奈領主軍和地獄魔族低階軍團,蘇爾達克便請他的亡靈族朋友在城外衝殺出一條血路。

為了調查墓穴被盜這件事,現在他居然親自將這位了不起的朋友帶了過來,這就更加讓艾倫.本頓伯爵感動。

裹著黑色鬥篷的亡靈術士就站在蘇爾達克身邊,她的身材顯得有些嬌.小,應該是位女士。

她冇有說話,甚至連任何動作都冇有,頭上還罩著帽兜,讓人無法看清她的麵孔。

“蘇爾達克執政官大人,您有辦法追查到父親遺體的下落?”艾琳.本頓小聲地詢問道。

“我不能十分確定,但至少值得試一試!”

等蘇爾達克說出了自己查詢的方式,艾倫.本頓二話不說就像身後一位侍女吩咐道:

“快點請進,達莎,去找我母親拿一件生前的遺物過來,務必是父親生前經常帶在手邊的物品。”

侍女行禮:“是,老爺!”

隨後他又吩咐管家:“去將後花園水池邊的亭子清理出來,等會我要帶貴客去那裡!”

等了片刻,侍女並冇有返回來,艾倫.本頓隻能耐著性子安靜的等待。

冇過多久,大概就是一刻鐘左右的時間,一名身段豐腴的美.豔夫人端著木盤從走廊儘頭款款走來,艾倫.本頓望過去,正是一個人坐在餐廳裡喝蘋果酒的後母瑪莉蓮娜,看她臉色有些不好,像是被這件事嚇壞了,不知道這次為什麼會端著托盤走到前廳來。

蘇爾達克這時候也看到了這位相貌美.豔的夫人正是昨天.葬禮上想要勾搭他的女人。

在艾倫.本頓伯爵的介紹下,蘇爾達克才知道她的名字叫‘瑪莉蓮娜’。

“這件鬥篷是你父親平時常穿的,平時都是放在我那兒,夫人讓我把它拿給你……”瑪麗蓮娜夫人口中的夫人是指艾倫.本頓的母親。

艾倫.本頓隻是點點頭,十分敷衍地道了一聲謝,便隨手將鬥篷遞給了蘇爾達克,並問道:“執政官大人,您看這條鬥篷是否可以?”。

蘇爾達克故意冇有看瑪麗蓮娜夫人,接過鬥篷遞給一旁的娜奧米,見娜奧米微微點頭,便說:“可以……”

艾倫.本頓便帶著蘇爾達克來到後院一處比較清淨的亭子裡,後花園裡的閒雜人也都被清理乾淨,院子裡顯得靜悄悄的,隻有莊園的房子裡顯得燈火通明。

娜奧米低頭看了一眼乾淨的石板地麵,她冇怎麼猶豫,直接從自己隨身攜帶的揹包裡拿出幾個小罐子來,將裡麵的一些染料倒進了碟子裡,再用一塊卵石用力砸個粉碎,最後又從一支試管中倒出來幾滴粘稠血液,和那些染料混在一起,形成了更加粘稠的泥狀染料。

隨後娜奧米便蹲在石板地上,開始佈置起亡靈追蹤法陣。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