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暢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舒暢小說 > 都市 > 高冷人設今天翻車了嘛? > 第8章 展覽風波

高冷人設今天翻車了嘛? 第8章 展覽風波

作者:十方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4 00:47:49

-

翌日

鐘卿是被一陣敲門聲吵醒,門外傳來鐘銘的聲音

“小卿,起床了,今天不是要去看展覽嘛?你再不起就遲到了!”

鐘卿摸摸索索地拿起手機,上午7.30,起床簡單洗漱了一下,打開門看見鐘銘還在門口跟個門神一般。

“哥,你乾啥呢?”

鐘銘打著馬虎眼說著“走吧!先去餐廳吃早餐”

二人抵達餐廳,餐廳冇有多少人

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隨便點了小食,鐘卿撐著下巴看窗外陌生的建築。

鐘銘“我今天之後可能會比較忙,冇辦法一直陪著你,你自己出去的時候要注意安全,彆到時候有個什麼磕著碰著,回家老爸老媽不得薅死我”

鐘卿聽著鐘銘喋喋不休的嘮叨,一個耳朵進一個耳朵出,“知道了,哥,其實我一直有個疑問,你就比我大一個小時,怎麼感覺你好忙啊!都開始幫爸爸處理公司的事了,”

鐘銘愣了一秒“哈哈哈,你也知道小爺天才了是吧!你是不是賊驕傲自己有我這麼好的哥哥”

“當我冇說!”剛好早餐到了,鐘卿拿出手機拍了張照片發給爸媽。

對麵鐘銘耍無賴的硬要鐘卿再誇獎他幾句被鐘卿一一無視

吃完早餐之後他們就出發了去了展覽會,展覽是12點對外開放,過去要一個半小時,鐘卿正好還可以在車上補個。

10點左右到了目的地,離展覽時間還早,在外麵逛了一會商場。

鐘卿看著滿目琳琅的商品,興致缺缺,提不起勁,鐘銘看這架勢,一把撈過鐘卿,板正的說“和我出來很無聊嘛?你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鐘卿扒拉開鐘銘的爪子,有氣無力的說

“我要歇會,累了”

鐘銘“……”

“那去附近甜品店坐坐”鐘銘提議道

鐘卿眼神一亮,瞬間站了起來,“好啊!怎麼走”

“……你能稍微收斂一點點”

鐘卿“……”一副你冇事吧!看著鐘銘

被迫在前方帶路的工具人鐘銘,“你少吃點甜的,蛀牙”

“我知道了啦!這不是在異國他鄉嚐嚐不同的甜品嘛?”

“我說不過你,一天天哪兒來那麼多詭辯”

這時鐘銘的手機響起,示意鐘卿先不要說話,接起電話,隻見鐘銘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語氣充滿了不耐,開口想罵人看著身旁的小妹,生生忍住了。

“我知道了,我馬上過來,也不知道公司養著你們是乾什麼吃的?”

掛斷電話又恢複了往日不著調的模樣,笑嘻嘻地對著鐘卿說“小卿,哥公司有點事,可能不能陪你去看展覽了”

鐘卿善解人意地說著“冇事,你先忙你的,我自己去就好”

“好,那你看完展覽給我打電話,我過來接你”

“嗯,好的,你去吧!”

看著鐘銘匆忙離開的背影,鐘卿找了個位置坐下,看了下時間還有半小時。

點了一杯卡布奇洛,慢悠悠的品嚐著,手機震動了一下,拿出來一看,全是方赫一的好友申請和方慧的訊息。

鐘卿挑了挑眉,同意了方赫一的好友申請,剛同意,對方就發來了訊息

方赫一“小卿,我是方赫一,方慧有去找你麻煩嘛?”

鐘卿“……冇有”這人搞什麼東西

方赫一“冇有就好,那我就放心了,你現在在乾嘛呢?”

鐘卿“外麵吃甜品”

方赫一“哦哦,好,記得少吃點哦!我這邊有點事,就不打擾你了”

“有點意思”鐘卿看著聊天介麵。看時間差不多了起身往展覽會場走

12點展覽準時開始檢票,陸陸續續的檢票進場。鐘卿進入會場後,從一樓悠閒地逛著,聽著引館解說員的引導,去賞析這每一幅寓意深遠的圖畫。

不管是技法,構圖,光影,寓意無不例外都是頂尖之作。鐘卿看到有些出神,彷彿被吸引進了繪畫世界。

秦知州靜悄悄的來到了鐘卿旁邊,看向她所注視著的畫。畫裡是一片祥和之意,畫裡的人笑意盈盈,身著教服的教徒分發著籃裡的果實,給予饑餓不堪的流浪漢。

“你覺得他想表達什麼呢?”猝不及防的出聲打斷了鐘卿的思考,看向身旁的男人。

平靜的反問道“你覺得他想表達什麼呢?”

“我覺得他在宣傳教堂,渲染教堂是如何平對待不同的人群,即使你犯下何等程度的罪孽,隻要你誠心悔改,就能得到寬恕”

說完看向鐘卿“你覺得我理解的是對還是錯”

鐘卿搖了搖頭,望向牆上的畫清冷的語氣傳來“千人千萬個解讀,我不做評價,但是在我眼裡,和你正好相反”

秦知州來了興趣,“說來聽聽”

鐘卿看了一眼他,緩緩敘說“你所看的隻是表麵景象,實質上這幅畫創作時間是在戰爭混亂期間,而當時的教會人群混雜,雖說是提供了避難所,但教堂裡的情況確是慘絕人寰,毫無人性可言,饑餓了會食其弱者,你所看到隻是他們在尋求糧食而已。”

秦知州眼瞳深深顫抖了一瞬,冇想到這一幅用色都很豔麗明亮的作品,背後確實如此殘忍。

“你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嘛?在那個時期,人性的惡發揮到了極點,善的前提下是不波及自己利益。”

“我覺得你的看法有點太以偏概全了”

鐘卿不以為意的聳聳肩,不再言語,一幅一幅的看過去,每幅畫都會駐留半個小時左右,秦知州對這些冇怎麼接觸過,跟在鐘卿聲旁獨當自己看個樂。

這一場展覽直到下午4點結束,正準備離場的時候,一聲巨響,打破了會場的平靜安寧。所有燈管儘數爆裂,會場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僅有緊急出口稍一點亮光,大廳裡全是驚慌逃竄的看客。鐘卿臉色卻冇有一絲錯愕,冷靜的不似常人。

“請大家保持冷靜,呆在原地不動,我們會儘快恢覆電源,確保您的人身安全”

但是冇有一人敢相信這空頭支票,大門緊閉,消防通道也打不開,唯有找到出口纔是他們現在唯一的出路。

“這是一場有預謀的盜竊行動,確切地說是一場另外的遊戲挑釁,”鐘卿邊走邊分析著,先不說入場口有大量的保安看守,就說已經過去了十分鐘,外麵毫無動靜,這就很值得懷疑,讓鐘卿想到了另一個人

“你知道些什麼”秦知州發覺鐘卿一路上冷靜的可怕,說出的話也是波瀾不驚的,就彷彿這場事故在她看來並不足為懼一般

“我不是神仙可以未卜先知”鐘卿說完打了個噤聲的動作,秦知州瞬間會意,放慢了腳步

這時他們已經上了三樓,奇怪的是三樓安靜的可怕,隻能聽到鐘卿他們的腳步聲,和呼吸聲,秦知州把鐘卿拉到身後,警惕的環顧四周,慢慢離開這個詭異的場地,兩人一點一點的往後退時,推到樓梯口時,一把椅子被拖動發出刺耳摩擦聲在這萬籟無聲的空間裡格外響亮。

秦知州暗道一聲不好,連忙拉著鐘卿向下跑去,這時一把座椅淩空而下,狠狠砸在剛纔二人所在的位置,黑暗漸漸有人影映現,那人看著秦知州跑的方向,打了個手勢,有四五個人追了上去。

逃跑的二人躲進一個小的儲物間,秦知州看著手錶上的時間,溫熱的氣息灑在鐘卿耳邊,沙啞的嗓音響起“再堅持一會,許汶快到了”鐘卿點點頭,不是很適應突然的近距離接觸

鐘卿通過門縫看見大廳的燈光亮了起來,所有人都被控製在一起,抱著頭,瑟瑟發抖著交出自己身上值錢的東西,還有兩個人在四處搜尋著他們二人的下落,

一步一步逼近鐘卿所在的地方,秦知州眼疾手快的使勁拉著門把手,外麵的人以為這個門壞掉了就踱步離開了。正當二人鬆懈下來時,門突然從外麵打開了,那人笑著說到“我就說這個門手感拉著不對,冇想到這裡麵還藏著人”

手裡的槍指著鐘卿二人,嗬斥道“還不滾出來,還等著爺爺去請你不成”

鐘卿在門口混混拉開門的一瞬間就想動手打暈搶奪槍械,但是被秦知州給攔住了,自覺的走了出去,和那群人一起蹲著。

他們好像還在搜尋著什麼似的,直到樓梯間下來一個類似頭目的男人,他掃視一下蹲著的人群,一眼就看見了鐘卿,拿出手機對比了一下,指著她對小弟說道“你,去把她給我帶上來”

小弟二話不說的領著鐘卿往樓上走,秦知州現在也顧不得其他的了,趁看守的人不注意,一把踹在小弟的脆弱區,小弟捂著傷口疼的地上打滾,在其他人還未反應過來之際鐘卿趁機剝奪他的武器拿在手裡,

鐘卿還冇來得及做什麼,身後一把槍抵在她腦袋上,身後的人輕聲笑著“果然不能小看了鐘小姐啊!這一不注意的功夫就讓你傷了我一名小弟”

鐘卿清冷的聲音響起“你即是知道我是誰,那你背後的人究竟想做什麼呢?”

“一行有一行的規矩,這就不方便告訴鐘小姐了,還請鐘小姐上樓一敘”、

那人停頓了一下警告說“還請不要輕舉妄動,我可不想破壞鐘小姐這一身細皮嫩肉”

鐘卿隻能小心翼翼的跟著那人走上樓去,眼神示意秦知州不要輕舉妄動。看著鐘卿消失在自己的視野裡,秦知州內心無比焦躁,計算著時間。

他此時被五花大綁著手上不動聲色的解開了繩索。被踢的那名混混一臉惡毒的看著秦知州。走路一瘸一拐的來到秦知州跟前,一巴掌還打下來就被人中途攔截,小弟扭頭還冇問出口就被人一巴掌掀翻在地。

大門湧入了大量的人,個個身材魁梧,一看就都是練家子的。帶頭的許汶快步走到秦知州跟前,確保他安全後,恢複了冷靜“抱歉,我來的稍晚一點”

秦知州冇工夫聽他在這瞎扯,快步衝向三樓,到達三樓的時候,哪兒還有什麼人在,秦知州焦急地四處翻找著,終於在角落裡發現了渾身是血的鐘卿,秦知州幽暗的眼神充滿了暴戾。秦知州第一時間手機撥打120,俯身抱起暈死過去的鐘卿,驚恐萬分的衝向樓下。

許汶安撫著樓下受驚的人群,聽到自家總裁的呼叫聲,第一時間趕過去,就看到秦知州抱著渾身是血猶如破布娃娃似的鐘卿。

隨行的醫生被拖著過來了,讓他看一看鐘卿的傷勢,醫生檢查了一番,得出的結論是都是小傷,但是傷口過多,像是人故意一刀一刀劃的,雖不致命但是失學過多才導致昏迷。秦知州不可置信的看著懷裡臉色慘白的人兒,心裡的怒火如滔天洪流,他定要那人碎屍萬段。

救護車很快就到了,秦知州跟隨著救護車一起到了醫院,鐘卿馬上被推進了手術室需要做一個全麵的檢查。說來可笑,其他人包括秦知州冇有受到一絲傷害。這彷彿就是為了算計鐘卿設下的局,這就是令秦知州不解的一點,一個在校大學生,能得罪到什麼人,想致她於死地。

秦知州頹廢的坐在手術室外,雙手抱著腦海開始不停的回想今天的細節,明明是鐘銘陪著鐘卿一起,最後未知原因鐘銘被調離了鐘卿身旁,要不是鐘銘擔心鐘卿一人無聊給自己打電話來陪她,那這就是一個完美的局。鐘卿會在今天因為失血過多而亡,而現場的監控許汶查了全部被刪除了,規劃這一切的人想的很周到。會是誰呢?

秦知州陷入一個循環怪圈,現場找不到有用的指紋或者其他毛髮,被抓的幾個混混也是臨時組建的,他們都冇見過隱在黑暗裡的頭目。

一道急促的身影充滿趕來,在手術室外停下,奮力的抓著秦知州的衣領,壓低了沙啞的聲音質問道“你是怎麼答應我的,要保證小卿安全到酒店,怎麼現在在手術室裡情況未明”

秦知州第一次失了信,“抱歉,”

鐘銘怒不可遏,還想說些什麼,手術室燈暗了,裡麵的醫生走了出來,鐘銘跑上去詢問醫生“醫生,我妹妹怎麼樣了,”

醫生回到“這位先生,請放心,病人冇有生命危險,身上的刀口後續好生休養就可以了,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病人腦部被狠狠敲擊過,可能會又短暫性的失明,等淤血消散,就冇什麼大事了,”

鐘銘感激的謝過了醫生,趴在手術室門外玻璃看向昏迷不醒的鐘卿

“我需要你把今天的過程告訴我,越詳細越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