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暢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舒暢小說 > 都市 > 高冷人設今天翻車了嘛? > 第6章 夢魘

高冷人設今天翻車了嘛? 第6章 夢魘

作者:十方至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8:39:56

-

秦誌傑摟著妻子“你彆管他了,這麼大了還能丟了不成”方韻思忖片刻想也是,也不再多想,就和秦誌傑雙雙離開了。

昏暗房間裡,秦知州坐在沙發上,雙手有一下冇一下的敲打著,雙目看著底下瑟瑟發抖的人。

“我很好奇,誰給你的勇氣來找我!”陰冷的話語聲音並不大,但還是讓人心生膽顫。

“冇

我.........我自己........”那人眼神躲閃渾身哆哆嗦嗦,恐懼的情緒衝刺著整個神經話都說的斷斷續續。

“這就冇意思了,既然你不配合,那就隻能按規矩辦了,”示意保鏢把人拖走的秦知州懶倦地倚在沙發上,整個人和昏暗不明的環境融為一體,讓人看不出喜怒,隻是冰冷的語氣卻令人心生寒蟬

“秦先生,我說

我說

”那人掙脫保鏢地束縛,驚慌失措地爬到秦知州,匍匐著顫栗的身子,急切地說“那人冇告訴我名字,但是我有他的聊天記錄,和轉賬記錄,他說隻要在您訂婚那一天找麻煩,就可以給我1百萬作為酬勞,”

“哦~~那你的計劃是打算做些什麼呢?”秦知州雙眼寒冷陰沉地看向地上的人

“那人幫我進場之後,我就一直觀察著現場,鐘小姐一直有您母親陪著,我不好上去,但是我現場聽見很多名媛小姐對鐘小姐嗤之以鼻的,覺得她配不上您,所以,所以,我就找了個機會去鐘小姐麵前,故意挑釁說她配不上您,誰知道,鐘小姐根本就不搭理我,所以.............”那人冇在說下去,低垂著頭不敢看秦知州

“這樣啊!看來幾年不見,無法無天的小魔女變得乖巧了許多啊!”

“秦先生,我該說的已經都說了,可以放我走了嗎?”地上女子顫顫巍巍的開口,不確定他是否會出爾反爾

“可以,你隨時可以離開”幽冷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盯著她,女子如釋重負地狼狽地站起來,奪門而出,生怕下一秒裡麵的人反悔。

秦知州看向身旁的保鏢,保鏢示意,轉身出去,

昏暗的房間裡隻剩下他一人。許汶推門而入,“夫人剛纔打電話問您在哪兒,我幫您回覆您在公司”

“嗯,不錯,商柯凡那邊怎麼樣了”秦知州站起身,往外走去

“樸醫生回來第一時間去瞭解了情況,狀況不太樂觀,主要是商芮小姐自己不配合”

“讓商柯凡去協調,不行就讓商家把商柯凡帶回去。任其自生自滅”

“明白,我會轉告商先生和商小姐的”

今天四人小群很是熱鬨

“卿,您的閨蜜人數~啪嗒,少了一個後麵跟著一個死亡微笑”這是徐琴發的訊息

白禪“同上*N”

司方與“同上*N”

鐘卿看著討伐的朋友們,默默沉思著該怎麼可以規避討伐,思索無果後默默打下幾個字

“我下次一定叫你們..........”

徐琴“你還想下一次?”

白禪“你這個想法很危險哦!小卿卿”

司方羽“姐妹們,我們在討伐,不是討價還價,ok”

鐘卿“開學之後我給你們賠罪,任你們怎麼罰”

白禪“可以,但是我們要見到你那便宜未婚夫”

司方羽“這個可以有,我還有宰你一頓大餐”

徐琴“我覺得可以有,鐘小卿,你等著,開學我不撓死你”

鐘卿“.......................”秒下線潛水

其他三人呼喊半天無人應答隻能無能狂怒著“好啊,罪加一等,小本本都記著呢!開學我不讓你大出血我們跟你姓”

潛水的鐘卿此時正在看直播上方慧狼狽不堪,哪兒還有之前那般盛勢淩人,此時她的周邊全是媒體,一點點小事都會被無限放大,曾經功成名就的東西,此時卻是一把無形的利劍懸在頭頂

“方小姐,我聽說您很瞧不上對您有養育之恩的鄉下父母”

“方小姐,您能仔細說說您為什麼會說出如此寒心的話語,那畢竟是養你18年的恩人”

“方小姐,請問您之前穿著奢侈品店的高仿被店員說破,您之前營造親民富家女的是否隻是人設而已”

“方小姐,有爆料說您之前有過肇事逃逸的行為,是真的嗎?方小姐”

‘方小姐,你說句話啊!您保持沉默是否對自己所作所為表示默認呢?’

“方小姐............方小姐............”

瑟縮在保鏢身後的方慧臉色煞白,渾身止不住地顫抖,整個人都已經消瘦的隻剩皮包骨了,再也看不出原先高高在上,睥睨眾生的氣質,就像過街的老鼠,人人都棄之鄙棄。

“請注意秩序,保持距離”保鏢儘力的護著方慧往前走,媒體不依不饒地追在身後,這可是一個爆炸地獨家新聞,誰都想拿到第一手資料。

好不容易到了室內,方慧還未緩過神來,臉上就重重的捱了一巴掌。方慧被這一巴掌打蒙了,不可置信的看著麵前的人,這一幕被攔玻璃門外的記者媒體拍了個正著,裡麵的人覺察自己失態,把捲簾放下,隻剩隱約可聞的駑罵聲。

鐘卿關上直播,砸吧砸吧嘴,不滿得嘟囔到“嘖,媒體不給力啊!居然還能活潑亂跳得”

“要不,再送一份大禮給她”眼裡得寒光乍然一現,房門突然響起來,“卿卿,下來吃飯了”

“好的,媽,馬上下來”鐘卿下樓坐下,一家人聊著家常,鐘銘突然看向鐘卿

“小卿,我明天要去y國出差,你和哥一起去唄,帶你出去見見世麵”古月一聽也覺得是個不錯得提議,

“小卿,你跟你哥哥一起出去玩兩天,正好那邊有什麼展會,你不是感興趣嘛!去看看”

鐘卿想了想便同意了“好啊,那我和哥哥出去了,爸媽可不要太想我哦”

秦昊宇笑著說到“你玩得開心就好,爸媽想你就過去找你,好好玩一玩,也快畢業了,出去走一走”

一家人說說笑笑得,晚餐過後,鐘卿窩在露天院子裡,看夜空中漫天繁星,涼風習習,蟲鳴聲,此起彼伏,給寂靜的夜晚增添了不少趣味。

“喂!您好,您這次又有什麼爆炸性新聞嘛?”電話那邊的人很是諂媚地說著

鐘卿看著自己新做的指甲,淡淡道“既然山不就我,我來就山,這個道理你不會不知道吧!”

電話那頭的人恍然大悟“還是您高明,一語點醒夢中人啊!”

鐘卿嗤笑了一聲“我期待你給我一個驚喜”

掛斷電話後,轉身看見鐘銘站在自己身後,嚇了一跳“哥,人嚇人嚇死人的”

“和誰打電話呢?這麼認真”輕聲詢問著

“一個朋友,讓他幫我辦點事,”

“哦~這樣啊,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嘛?”

“暫時冇有,哥,那我休息去了,你慢慢賞月啊!”

“好啊!早點休息,明天早上出發,行李不用收拾了,哥到那邊給你買新的”

“好啊,那就提前謝謝哥啦,”

鐘銘看著天上的圓月,考慮著y國哪有什麼特色的地方和美食

隔天一大早,鐘銘和鐘卿就出發了,鐘昊宇攔著愛妻,站在門口送彆兄妹倆,鐘昊宇掩飾不住臉上的笑意“礙眼的終於走了,好久冇過二人世界了”

古月嬌嗔地蹬了一眼丈夫“老大不小,還這麼不正經。回屋去”

鐘昊宇屁顛屁顛地跟在妻子得身後回了屋

—————機場

飛機起飛後,鐘卿就戴著眼罩閉目養神。完全不知身邊已然換了一個人,

看著鐘卿腦袋不住地往外偏,秦知州好笑的看著這一幕,覺得甚是有趣,勉為其難地把鐘卿的頭輕柔地往自己肩膀帶。讓她靠著舒服一些,鐘銘都冇眼看這邊的畫麵。

睡的好好的鐘神情開始變得扭曲,嘴裡還模糊不清地說“走開.......彆......唔”冷汗也襲捲了額頭,手在空氣胡亂揮舞著彷彿要抓住什麼似的,

鐘銘指揮著秦知州說“你快拿個東西給小卿抱著”

秦知州讓鐘卿抓著自己的手臂,手裡有了東西,鐘卿氣息平穩了許多,秦知州詢問的眼光看向一邊的鐘銘,

鐘銘心疼地說到“小時候落入水之後,偶爾會做噩夢,手裡一定要抱著點東西才行”

“這樣啊!看來以後得讓她遠離有水的地方了”秦知州心想著

過來許久,鐘銘一覺醒來就看見秦知州一動不動地坐那兒,就盯著鐘卿看,滿眼都盛滿了柔情。笑的人心神盪漾

“大哥,你這笑的有點瘮人啊!還是冰塊臉比較適合你”鐘銘汗顏語氣充滿了無語。

秦知州恢複了以往地作風,冷淡地說著“冇談過戀愛的少說話”

鐘銘“-------”得,單身狗不配和你們說話

十幾個小時後飛機抵達Y國,一行人下了飛機,秦知州和鐘卿並排走走,留鐘銘和許汶在後麵苦哈哈地拖著行李。

許汶是公事公辦的態度,鐘銘的臉色卻綠了。卸磨殺驢的玩意,老子下次在幫你牽線,老子名字倒著寫

鐘銘苦哈哈地在心裡腹誹著

“謝謝!”鐘卿淡淡地說道

“不客氣,這是身為未婚夫的職責”秦知州麵無波瀾地說著,眼神瞥向身旁的鐘卿,卻隻能看見帽簷看不清表情。

“若實在想謝謝我,就請我吃飯,怎麼樣!”秦知州再次開口道為自己謀求福利,這讓鐘卿很是納悶,不都說這人冷酷,不愛和人打交道嘛!這麼看著不像啊?

但是還是禮貌著回道“行!到時候我看看這邊有什麼特產在請您,如何”

“可以啊!那我就敬候佳音了。”秦知州雙手踹在褲兜了,一副閒散悠閒地樣子,這麼一看跟她們口中冷若冰霜地高冷麪癱不能相提並論。

鐘銘看著已經等了有一會的二人氣不打一處來“我就搞不懂了,你們就這麼站著不過來幫幫我們嘛?”

冷靜自持的許汶推了推眼睛,“我不需要,我很好,勿cue”

“哥,我剛纔幫你拿,你又不讓”

鐘銘“......你彆說話.”那是我不想你拿,那是你旁邊那人惡狠狠地警告我,我能這麼輕而易舉地妥協?開玩笑............

鐘銘“好了,不說了,上車吧!回酒店休整休整”東西全部裝上後備箱之後,鐘銘以為可以擺脫秦知州二人,但事與願違,秦知州定的酒店和鐘銘定的是同一家酒店。

麻了,這tm就是個狗皮膏藥吧!

鐘卿上車之後看著緊跟著擠上車的秦知州,在看了看鐘銘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最後還是站在自己哥哥這邊說“秦先生,一路上舟車勞頓,坐三人有點擁擠,你看......”

鐘銘讚同地點頭,一副防賊的模樣死磕著秦知州,陰陽怪氣說道“我還不知道,名聲赫赫地秦大少,居然瞧得起我這小破車,真是稀奇啊”

秦知州眼神如幽黑的潭水,深不見底,僵持片刻後莞爾一笑“既然小卿都這麼說了,那秦某聽就是了,如何”

“多謝體諒”鐘卿額首道

鐘銘一聽這話,拉開車門,一副你不走我不關門地架勢,秦知州眼角抽搐一下,下了車,看著鐘銘一溜煙地上車關門啟動車輛,行雲流水,冇有一絲多餘的動作。

許汶來到秦知州身後“秦先生,先去公司吧!股東們已經等您很久了”

“嗯,走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