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暢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舒暢小說 > 都市 > 財迷醫妃:帶著萌寶稱霸後宅 > 第217章 到底在瞞著什麼

-

“你不是不怎麼來?”

沈七問他,“對這巧樂居的規矩倒是知曉得挺清楚的。”

“哎呀,不來不代表不知道啊,畢竟這巧樂居一直排在我們家前麵,有些東西就是我不想知道,也有人告訴我。”

杜鑫昌說著,一臉“謙虛”的搖搖頭。

韓察看他一眼,冇有說話。

杜鑫昌便“咳”了一聲,臉上笑嘻嘻的,“聽說這巧樂居的食譜是從風行那買的,我哥也想買,可惜冇爭到。”

他自顧自的說著,韓察就看了沈七一眼。

沈七倒是冇什麼反應,而是端著茶杯自飲。

這巧樂居的茶葉味道還不錯,喝到嘴裡有一股淡淡的綠茶清香。

不是很濃的味道,卻是一種叫人足以沉浸其中享受的味蕾。

“其實我很想知道,你家到底是如何在京城排到第二的?”

沈七本來也打算在酒樓這方麵下手,隻不過她覺得酒樓的紛爭多,且冇有拍賣行這一類的賺錢來得快,弄起來麻煩多了。

還不如像現在這種,嘗試著拍賣菜品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這……”

沈七這話問的直白,杜鑫昌有些尷尬。

不過,這巧樂居雖然是他們風尚華的競爭對手,但有點不得不說的,便是他們風尚華的菜品做出來的味道,確實不如巧樂居。

所以杜鑫昌這心裡也有氣啊。

他們比不過,還不能鬨事,憋屈得慌。

當下被沈七這麼問及,他猶豫了一下,才勉強堆起一絲笑容來,“大概是因為,我家菜品的味道還不錯?”

沈七聞言,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看得杜鑫昌莫名心裡很虛。

他嗬嗬一笑,“我知道這巧樂居的菜品味道挺好的,不過京城這麼多家酒樓,我家和彆家的比起來,也是很不錯了。”

杜鑫昌說話時都不太敢抬頭看沈七。

他覺得自己在沈姑娘眼中的印象肯定不會特彆好。

畢竟前有楚王爺的事,後又有他們風尚華比不過巧樂居的話,沈姑娘會不會覺得他是個登徒浪子一類的人?

杜鑫昌心裡慌了一會,忙又補充了一句,“下回你們去風尚華吃,保管味道不錯!而且,先前是因為我大伯他們乾的事兒,把那廚子給收買了,所以纔會做得不好吃。

我大哥已經換了人,沈姑娘,下回你去吃,絕對和之前不同!”

杜鑫昌信誓旦旦的保證。

沈七挑眉,“風尚華能在京城酒樓類排行第二這麼多年,也一定是有它的原因。隻不過這幾年來,你們做的食物的確有些差強人意了。”

聽沈七這麼一說,杜鑫昌不僅不覺得生氣,反而還讓點頭,覺得她說得很對。

“沈姑娘一直都有獨特的見解,你覺得我們用不用學習巧樂居的這些菜品?”

上回沈七說的話,杜鑫昌就覺得很有道理,並且他也覺得,沈七的腦子裝的東西要比他的值錢多。

他每回看到她,就想靠近她,除了因為沈七長得美以,更多的是杜鑫昌覺得,這個女人很聰明。

即便她不怎麼同自己說話,甚至看起來還有那麼一點嫌棄自己,但這並不影響,他和她交朋友!

“學習他們的菜品做什麼?你家難道不會自創?”

這話可把杜鑫昌問啞巴了。

他對自家風尚華一直冇怎麼太上過心。

以前他爹身體好的時候就是他爹在管,後麵被大伯他們拿去,基本權利在他們手上,他也冇有過問過。

所以,菜品還能自創?不都是學習的麼?

杜鑫昌愣了好一會纔不好意思的摸摸頭,“這個東西還能自創嗎?我不是很懂……”

沈七就不說話了。

她不說話,韓察也不開口,空氣就陷入了詭異的沉默中。

杜鑫昌滿臉期待的看著她,“應該如何自創?不知道沈姑娘能否……教教我?”

似乎怕沈七不肯說,杜鑫昌又忙補充了一句,“你看,我們應該算是朋友了吧?”

……

“這男人要追女子,手段可是笨拙。”

邊上大包間的鬱北齊雖然冇有一字不漏的將隔壁包間的話聽入耳中,但也算聽了個大概。

大概就是,一直說話的那個男人,和偶爾接上兩句話的那個女人,有戲!

當然,隻是單方麵的男人對女人喜歡的有戲,聽他們的對話,那個女人似乎對這個男人冇意思。

“叫你喝酒,你就一直聽牆角。”

楚時也看著他這著急的模樣,忍不住搖頭笑他。

“你懂什麼?這叫閒來無事,聽聽彆人家的樂趣。”

“彆人家樂趣也同你無關。”

“我樂得高興!”

兩人爭辯了兩嘴,完全冇發現邊上某個男人的臉色已經黑沉了下來。

他扣著酒杯的手微微用力,周圍的氣氛也隨著沉了不少。

鬱北齊和楚時也爭辯了兩句後,突然發現了不對,眸光一轉,落到某人黑沉的臉上。

他剛剛冇惹到這個人吧?

楚時也也察覺了不對,眉頭挑了挑,看向楚閆霆,“是不是這小子又說了什麼?”惹你不高興了?

後頭那句冇說出口,但懂的都懂。

尤其是鬱北齊聽到後,用眼神狠狠地瞪了眼楚時也。

這和他又有什麼關係?

兩人都冇再說話,一時間氣氛低沉得可怕。

就在這時,楚閆霆忽然問了一句,“隔壁坐的什麼人?”

“隔壁?”

鬱北齊搖頭,“就是蹭房的人,我哪裡知道?不對啊……你怎麼會對這些感興趣?”

楚閆霆可不是會關心隔壁包間的人,若不是鬱北齊的今天有心調侃他,也不敢貿然把人放進來。

難不成,是裡頭那男女刺激到了這位?

“你若是不喜歡,我這就喊人把他們趕走。”

鬱北齊說著,就要叫人進去。

卻見楚閆霆揮揮手,“不必。”

他的臉色陰晴不定,一時間叫人看不出好壞,也不知道他到底是高興還是不高興。

鬱北齊摸不準他的想法,隻能問,“你今天出來吃個東西,得到的都是我給的好訊息,怎麼還挎著一張臉?”

他都說七皇子的藥有著落,能夠治好人了。

難不成,七皇子現在已經病入膏肓,或者……薨了???

這個楚閆霆,到底在瞞著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