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 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明夏

    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明夏

    作者:蕭令月戰北寒

    簡介:蕭令月,北秦國又蠢又壞的蕭家大小姐,癡戀翊王,設計逼他娶她為妃,卻在大婚花轎中慘死,血染長街!再睜眼,現代醫毒世家傳人穿越而來。人人辱她、欺她、譏諷她,連夫君都要把她活活掐死!很好,她這輩子還冇受過這種委屈,索性頂著汙名,撲倒戰神夫君,扔下一紙休書跑路。北秦國萬人敬仰、戰無不勝的翊王爺滿身怒火:“來人,掘地三尺也要給我抓住她!”五年後,她搖身一變,披著馬甲重回京城,正準備有仇報仇,有怨報怨。誰知轉頭就落到了前夫手裡。隔天,王府就傳來訊息,翊王爺抱著枕頭站在臥室...

  • 蕭令月戰北寒小說

    蕭令月戰北寒小說

    作者: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

  • 蕭令月戰北寒免費閱讀全文

    蕭令月戰北寒免費閱讀全文

    作者: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

  • 梨小姐你馬甲又掉了

    梨小姐你馬甲又掉了

    作者:溫西沉梨煙

    江城,一條新聞霸占了今天的熱搜頭條。《早年定下婚姻,豪門溫家父母將讓對方選五位少爺之一做未婚夫!》眾人大吃一驚,很快,媒體就扒到了這個女子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又黑又胖,活脫脫的一個土包子。網友們紛紛吐槽,表示她不配!誰知一次次露臉後,眾人的臉被打的啪啪響。藍與公司幕後董事長是她!最紅女歌手南之也是她!神秘賽車手還是她!......一個個馬甲掉落,誰還敢說她梨煙配不上溫家五個兒子。明明是他們不配!

本週強推

重點圖書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

...

閱讀全部

戰北寒蕭令月

簡介:蕭令月,北秦國又蠢又壞的蕭家大小姐,癡戀翊王,設計逼他娶她為妃,卻在大婚花轎中慘死,血染長街!再睜眼,現代醫毒世家傳人穿越而來。人人辱她、欺她、譏諷她,連夫君都要把她活活掐死!很好,她這輩子還冇受過這種委屈,索性頂著汙名,撲倒戰神夫君,扔下一紙休書跑路。北秦國萬人敬仰、戰無不勝的翊王爺滿身怒火:“來人,掘地三尺也要給我抓住她!”五年後,她搖身一變,披著馬甲重回京城,正準備有仇報仇,有怨報怨。誰知轉頭就落到了前夫手裡。隔天,王府就傳來訊息,翊王爺抱著枕頭站在臥室... ...

閱讀全部

梨煙溫西沉

江城,一條新聞霸占了今天的熱搜頭條。《早年定下婚姻,豪門溫家父母將讓對方選五位少爺之一做未婚夫!》眾人大吃一驚,很快,媒體就扒到了這個女子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又黑又胖,活脫脫的一個土包子。網友們紛紛吐槽,表示她不配!誰知一次次露臉後,眾人的臉被打的啪啪響。藍與公司幕後董事長是她!最紅女歌手南之也是她!神秘賽車手還是她!......一個個馬甲掉落,誰還敢說她梨煙配不上溫家五個兒子。明明是他們不配! ...

閱讀全部

點擊榜 更多

  • No.1

    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明夏

    364542

    蕭令月戰北寒

    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明夏
  • 2

    蕭令月戰北寒小說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
  • 3

    蕭令月戰北寒免費閱讀全文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
  • 4

    梨小姐你馬甲又掉了 溫西沉梨煙
  • 8

    蕭令月戰北寒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
  • 9

  • 收藏榜 更多

  • No.1

    池鳶霍寒辭

    1365

    霍總的掌心嬌

    池鳶霍寒辭
  • 3

  • 4

    蕭令月戰北寒小說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
  • 5

    戰北寒蕭令月免費閱讀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
  • 9

    第一婚寵厲爺嬌妻太會撩 溫寧厲北琛許逸
  • 更新列表

    技能無數的高智商大佬蘇軟軟,為了拯救哥哥們的命運,自製係統穿越回到四歲小奶團時期。大哥,蘇氏繼承人:商界新貴,清冷矜貴,狠辣無情。二哥,酷炫賽車手:高傲冷漠,人狠話不多。三哥,天才科學家:睿智博學,毫無感情的研究機器。四哥,超級巨星:浪蕩不羈,娛樂圈頂流。五哥,熊孩子一枚:脾氣暴躁,智商雖高卻乾啥啥不行,搗亂第一名。突然有一天,幾位大佬哥哥爭著回家團寵小奶團。“我是大哥,我賺的錢都是軟軟的。”“全世界最新的高科技,軟軟隨便玩兒。”“我帶小軟軟碾壓賽...

    異世界大領主!”【朽骨骷髏】+【朽骨骷髏】=【骷髏戰士】?“三流撲街小寫手沐華猝死後居然穿越到統一中央世界,開局一個破墳堆,成為普通領主。開局覺醒獨特天賦【剝離】和【統合】對【金剛礦石】使用【剝離】=【金剛礦】+【石塊】?對【骷髏術士】進行【統合】=【骷髏法師】?低級的炮灰戰士經過【統合】,居然能夠變成強大恐怖的戰力!隻要數量夠多,炮灰也能變強神。就算是炮灰戰士,我也能融合成為強者,橫推這方世界!

    一葉搖落,秋風漸起,涼意開始侵襲,蒼茫了整個大地。傍晚,黑色的帷幕漸漸籠罩蒼穹,想要吞噬這世界的最後一絲光亮。微風吹著綿綿細雨,更添了幾分涼意。一排排路燈隨著彎曲的小路延伸,倔強的、不屈地貢獻著那微弱的光明。夜,寂靜著,那點點昆蟲的叫聲漸弱漸息,最終被細雨滴答的聲音淹冇,愈加靜寂。突然,兩道腳步聲打破了這寂靜,順著聲音看去,隻見一雙男女從這夜幕中走來。仔細看,這兩人都一身黑色,那男子約莫二十六、七歲,他身材修長,如一杆長槍般筆直矗立。他麵容冷峻,劍眉入鬢,